夜,可以掩盖一切,很多不适天做的事,都可以趁著月黑风高行.而有些则是比较喜欢在夜晚活,比如血鬼! “玖兰辈,这麽晚准备去哪?”著黑的锥生零冷冷地拦住正往外走的玖兰枢. “真尽职,风纪委员!”玫兰枢有些嘲.”我没有向你汇报的义务,风纪委员”。 “玖兰辈,现在是你课的时间,你应该在室里,出现在这里,好像不是个好榜样.”血鬼果然血鬼,永远改不掉嗜血的习惯. “有劳风纪委员关心.其实我是来看你的.风纪委员,你……钦诫还好吧?”突然,原本离锥生零十米之外的玖兰枢来到了他面,甚为关心地把手搭在锥生零的肩问候. “不劳玖兰心.”弹弹地甩开玖兰枢的手,零有些狼狈.”离我远点,你钦屉的味令我恶心.” P.S.附件已补全

9KANWEN.COM
请记住 久看文库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巴斯光年